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建立與拆毀》——劉燕美牧師

我所學的日式插花其中一款花型名為「立花」(Rikka)…

這款花型的主要花材加配襯花材都只是十多枝花/葉/樹枝,花材雖不多但插作卻殊不簡單(於我而言)。每枝花材先剪至合適長度(用花器或身體量度),然後抓上鐵線以調校方向,再纏上花膠紙,接住將花材插在指定的位置並需在指定高度(只可目測,不可用尺量度)將花材調校至指定的方向和傾斜度(如45/70/90度等),而各株花之間亦有一定的高度比例(又是只可目測!),換句話說即做錯一枝,其他的花材就會一直的錯下去,老師的眼睛不知為何那麼精準,連5MM(沒寫錯,不是5CM)的偏差也會被他發現。

按老師規定,平日練習要求於4小時內完成,可是笨手笨腳的我卻往往由下午三時插到晚上十、十一時還只是勉強完成而已,過程中並不如一般想像的〝太太小姐〞輕輕鬆鬆邊插花邊談天說地,而是默默低頭插作,饑腸轆轆則一手啃餅乾,一手調校花材的姿態,六、七小時亦是上過一至兩次洗手間。

插作完及老師批改好,作品終於大功告成,同學們互相表達欣賞、興高采烈拍照留念,這刻渾然忘記剛才所付出的汗水,拍過照便得將花材拆下來帶回家,噢!!不消五分鐘,就可將這盤辛苦完成的作品拆毀……! 其實身邊的知己良朋,何嘗不是我們經年累月付出時間、情感辛苦耕耘而建立起來的關係,彼此能成為有情有義的好友,豈非朝夕之事?但不知打從那時開始,人與人之間的情變得那麼薄弱,只需一句說話、一個不被認同的想法,就會各不相讓;或許人以為自己擁有全部的真理,或許人以為非友即敵、或許人以為理遠遠比情重要,或許……,數十寒暑的情誼驟然變成陌路人,原來「拆毀」真的這麼簡單?!

教會內的信徒並不是偶然地互為肢體,全因是主基督以祂的寶血買贖我們才得以建立,作為跟從主的人對這重價買回來的肢體關係更應珍而重之,縱然彼此有許多不同的觀念、見解、目標,但我們仍要學習尊重你、我間的獨特之處,並在不同之中彼此建立,而不是在差異裡頭互相拆毀。

每當想到九龍城堂的未來,我們更應竭盡全力,務要保持肢體間的合一同心,基督的身體—教會—方可繼續發展。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