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道路的開啟者》——梁明輝校牧

這一晚,相約了P同學到我家查經。在查經時,他顯得有點焦急,他詢問了我幾次時間;我知道,他正急著回家,我更知道每逢周未的晚上,在這城市的街上,必有大量的警察…

我起初也輕看P同學的憂慮,我心裡總想著他不會這麼輕易被抓吧。但可惜自P同學在當天晚上九時多離開我家後,就沒有他的消息,電話也打不通。

第二天的中午,我的友人告訴我:「昨晚P 同學在街上被警察抓了,並且在警署扣留了一晚。」我當時十分驚訝,對我來說這城市也算是安全,警察也遇過不少,怎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們怎可以隨便就抓人到警署。

我的友人說:「這就是肯亞,警察到了周未就會四出抓人,希望可以從被抓的人中得到一些金錢。何況P同學是從中東來的難民,他們會因他的膚色及樣貌就懷疑他是恐怖分子。」但事實上,P同學在這非洲一個國家中,不是一名恐怖分子,他只是一名勤奮的學生。

我在兩年前認識P 同學,他是由中東逃難來的青年,他逃到肯亞來是因為自己國家正處於戰亂中,沒有讀書的機會,並且他在家鄉中無意間聽到福音廣播,知道了耶穌,他很想認識耶穌更多,並且希望在肯亞中讀書,因為他知道知識能夠改變他的人生,於是在兩年前,他努力賺錢並且買了單程機票,就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家,追求渴慕已久的信仰,走進從未遇過的知識世界,成為這國家的難民。

在兩年前,跟P同學初相識,那時他初來步到,我跟他一起讀英文聖經,他很勉強才能讀完一句句子,與他交談時,總會聽到會用一兩個亞拉伯字,還要再加上身體語言才能完全表達他的意思。但在這兩年間,有一些有心人去幫助他,他能夠到肯亞的中學裡讀書,他開始學習英文、科學,他開始喜歡了看書,有時他會躲在書店裡整個早上,為的是要看完一本想讀但買不起的書籍。不過,我看見他住不好、食也不好,有時還會被警察拘捕,要在警署過夜,有時他會因此而很灰心,但當他能手執一本書,他就會立刻開心起來,再次提起精神來,原本沉默的他,更會向人分享書中所得學到的,誰會想到,在兩年前,他是一個連讀一頁書也有困難的小子。

P同學在肯亞最大的得著不是物質,他住的只是沒有廁所的斗室,吃的只是乾糧及麵條,但他仍然留在這異鄉之中,因為他得著上主的救恩,得著書本中的知識,更得著心靈的滿足。雖然他對生活仍然充滿恐懼,不知何時會被抓,對未來仍有未知之數,但他對上主仍然充滿感恩。P同很喜歡一首歌叫《Way Maker》的詩歌,這首歌也在非洲中十分流行的,其中兩段歌詞寫到:

“Way maker, Miracle worker, Promise keeper, Light in the darkness, My God, that is who you are. You wipe away all tears. You mend the broken heart. You’re the answer to it all, Jesus”

「道路的開啟者,神蹟的創造者,應許的守約者,黑暗中的真光,我的神,祢就是神。你抺乾我們的眼淚,你修補破碎的心靈,你是所有問題的答案,耶穌。」

雖然,我覺得歌詞寫得有點簡單,但卻表達了非洲人對事物的單純相信,對上主的信任,有時就是這點點單純的信心,能幫助我們繼續向前走。

在寫這篇文章時,正值香港人信心的黑暗時期,年青人面對的挑戰與P同學所面對的不盡相同,但也許我們也要學效非洲人的單純,以堅定的信心,仰望上主的帶領,面對這惡劣環境,跟隨上主所引領的出路。

「信是所盼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證據。」(來十一1)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