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一個感人的故事——葉偉坤傳道

當一個人進入永恆有什麼蒙上帝的記念?…

或許就是對上帝及人的真誠的「愛」。還記得多年前看過一部名叫 「奇妙道種」的宣教士影音電影,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震撼,原來當一個人甘心將自己放在主的手裏,可以讓上帝透過這樣的人,帶出巨大的影響力。

片中的主角本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的同工,早在多年前,宣教士比爾是美國人,曾往墨西哥山區境內一個部落生活,當中有村民對於他的言行甚感興趣,有一個稍懂西班牙語的村民問他「聽聞你們的國家有否一部是從上帝來的書,是否真有奇事?」他直言的對他們說「是」,並強調自己來的目的,就是將上帝的說話,翻譯成你們的方言,很來他回國之後,就打算與美國人瑪莉安娜結婚,期望婚後能到那部族,將上帝的說話翻譯成薩陀族語的,但好景不常,他竟然在婚期六日前心臟病突發,就因此逝世!

剩下的安娜,仍然下決心完成丈夫的遺願,六年後與另一位姊妹富麗斯前往,富麗斯本是護士,有專業醫療知識協助瑪莉安娜。二個人彼此配搭,早上及下午就專心在醫療上協助村民等,而晚上是鍥而不捨地學習他們的言語,將聖經翻成他們的方言。雖然他們甘心願意付出了,可是仍不斷受到很多無理的攻擊。

默默耕耘的工作,經過二十四年的時間終於帶領他們中間一些人歸主,當中亦有巫師歸主,並將聖經翻成他們的方言,在這些年日,他們無私的人格感動很多的人,有些人甚至稱他們為「母親」。她們的努力,終於令許多人明白基督的愛,但瑪莉及麗斯亦明白,上帝仍有許多的工作,需要人去完成,所以經過反覆思量決定離開那裏,往上帝所指示的地方去,於是到南美洲哥倫比亞另一個民族──伯雅族,決心讓他們有自己的聖經。在依依不捨的氣氛下,她們終於離開薩陀族,往他們所差遣的工場繼續為主工作,一直維持了廿二年之久。

相隔多年回去之後,許多人仍沒有忘掉她們,昔日她們如何在中間付出,對村民亦懷念那份恩情,數以百計的村民大肆慶祝,將榮耀歸上帝!

事件讓我們知道,宣教士使一些地方文明化起來,更是讓他們去認識一位從未認識的上帝,不僅是生活文明的改善,而是在人心裏的從新的改造。所以宣教是一件很偉大的工作,必須由那些具有無比心志及毅力的人去完成上帝的託付。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