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牧者的話—-《成功需父幹》——周智禮傳道

Alvin坐擁香港山頂加列山道家族超級豪宅;駕著父親名下的限量房跑穿梭鬧市,享受著換檔時所帶來的快感…

留學半途而廢回來,一直打理父親的貿易業務,並沒有實質工作;他從未珍惜過眼前一切,消費至上用完即棄是他的生活態度,會殘酷無情的利用他身邊的人,以達到目的;他極易暴躁,會為一樁小事而大發雷霆,下屬朋友情人都很怕他;他每次發脾氣後都很內疚,痛恨自己為何跟父親那麼相像:童年時與父親甚少見面,每次見面時都被責怪這遷怒那,做錯事時往往拳腳相向;不論自己取得任何優異成績,也從未被父親稱讚,出國留學時機場也沒有父親的蹤影;從小到大,他渴望著父親對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Arron出生後患上脊髓肌肉萎縮,有一個當三項鐵人運動員的父親,當父親發現兒子不像其他小朋友到處奔馳時,便頭也不回地到世界各地比賽,藉以逃避有這個孩子的事實;幸好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姊姊及堅毅的母親,好不容易渡過了童年;青少年時期在學校有交心的朋友,有傾慕的對象,坐在電動輪椅上可以到不同地方探索世界,這一切他都期待每次當父親在家的短暫時光裡,結巴巴地與他分享,可惜他總藉故背著自己,從不把眼睛放在他身上;在十八歲快來到的時候,他無意地發現曾有一位三項鐵人運動員,帶著罹患肌肉萎縮的兒子完成賽事,凝視著電腦螢幕,他憧憬著與父親游渡汪洋上坡落斜,他更渴望父親能對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Audrey是一名大學生,從小到大生活的大小事項都由做教師的父親籌謀,且十分嚴苛,講求自律從規蹈矩充斥著童年,做家務做功課要有效率不能犯錯,在家中父親就是無上權威,每星期跟父親上教會是她唯一得以喘息的地方,可是上了中學後這信仰變成另一種束縛,被安排上聖經課程,到詩班隊練習,每日背誦聖經,嚴禁聆聽流行曲搖滾樂,為守貞潔不可打扮不可與男孩子來往;她漸漸孤僻,與家人關係開始疏離,雖然住在一起卻甚少交談,她害怕與陌生人接觸,不敢有自己的想法,不敢有自己的興趣,更不敢擁有理想。她從不奢望有人能明白她,她只渴望父親能對她說:「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人之成長,盡不必然,敬天下每一位盡責的父親。

 

此文章是基於作者的意見,不代表堂會的立場。

FacebookG+